分享WP资源
是件美好的事情

电视剧《装台》: 滑稽的众生相背后,象征着生命存在的强烈欲望

腾讯云限时秒杀活动

电视剧《装台》目前正在央视一套热播,开篇就是满屏的陕西地道美食,和陕西籍的演员张嘉益、闫妮,人间烟火的气息扑面而来。

该剧围绕着秦腔剧团装台师傅刁顺子的家庭和工作展开,塑造了西安城里中的草根群众形象,栩栩如生的数十位人物再加上鲜活的陕普,西安城的生活画面瞬间就饱满了。

看上个几集下来,相信很多观众都会有一种”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的感觉,同时作品本身又恰巧将这样的生活,放置在城中村这样一个环境当中,让众生的滑稽生活有了地气,他们对于生命存在的强烈欲望也就更加凸显了出来。

好的小说可遇不可求,无论在何时何地,读书人看到好小说,就如同久旱逢甘霖的黄土地一般受到滋润和浇灌。

这部电视剧改编自陕西本土作家陈彦的同名小说,如同三秦大地上的其他作家贾平凹,陈忠实一样,陈彦本人对于人生百态有着细致的观察与刻画,无论是他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主角》,还是这部被评为”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的《装台》,都将这种对人性,对普通大众的关怀体现地淋漓尽致。

刁顺子是一个地道的西安人,人到中年的他在外是装台(安装舞台)师傅们的”包工头”,在内是父亲也是丈夫,看似圆满的生活里却充满了荆棘。

生活总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巴掌,刁顺子一边还在庆幸自己埻到了一个媳妇,找到了下半生的依靠,同时他在秦腔团中接的私活出了事,负责的老板跑路了,兄弟们讨债无门,刁顺子也是走投无路。

47岁的刁顺子还有着来自家庭的压力,第一任妻子抛夫弃女远走他乡,留下了刁菊花这个女儿,初为人父让刁顺子喜上眉梢,他对女儿也是一味地宠溺娇惯。

成年之后,刁菊花成为了一个问题青年,她不满于父亲和温柔漂亮的蔡素芬结婚,一意孤行用火烧了他们的结婚证。

在电视剧的旁白当中,有讲到刁顺子对于金钱的看法:生活富裕了,日子好过了,顺子还是改变不了他的习惯,在他看来,用汗水赚来的钱,花起来踏实。

女儿刁菊花持有不一样的看法,在和从小长到大的二代结婚之后,刁菊花本该过上不愁吃不愁穿的日子,她却变本加厉起来,搜刮着父亲蹬三轮车获得的钱,似乎要将母亲离开的缘故都怪罪在这个可怜的中年人身上。

刁菊花看不起父亲,更看不起装台这份工作,她不但拿着顺子的钱到外面瞎祸害,而且还一直都不把顺子当人看。她的父亲人到中年依旧在为生活奔波,可是大好年华的少女刁菊花却在一直离经叛道地搞事情。

刁菊花的心理扭曲不仅仅体现在对自己的父亲身上,对于自己的妹妹韩梅和继母蔡素芬亦是如此,这也导致了最终韩梅和蔡素芬的相继离开。

在我们为了刁菊花而愤怒,为了刁顺子而唏嘘的时候,回首发现平淡日子里的我们何尝不是如此。

城中村聚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工者,这里的村民活出了普通民众的生活百态。

城中村的生活,什么样的人都有,生活悠闲的八叔也有着自己的痛苦。

八叔闲来没事总在家门口的小巷子撸狗,这是他的”闺女”,同时他也在守护着离婚后开了小超市的前妻。

吊儿郎当的小流氓进了前妻超市借钱,八叔就尾随进去,吆喝一声赶走。前妻有了新的相亲对象,八叔就尾随着进入房间,力图破坏这不应该存在的感情。

这群和刁顺子一起干着装台工作的农民工们,作为社会阶层中的小人物,他们远离家乡只为了在城里混一口饭吃。

在私活接单失败之后,人性使然,让他们彼此之间开始有了嫌隙,当众责怪对方,逼迫顺子找钱,在没有顺子的场合里面他们又开始回忆起他的好。

这就是普通人的心理,他不会真正的对你恨之入骨,他说不出来这种话,只能是有所抱怨又重整旗鼓一起搭伴干活。

秦腔团副主任铁扣的老婆看起来风风光光,穿着一身戏服在家中扮上,一心想着要成为秦腔角儿,可是直到现在她也就上台客串过一次丫鬟。

看了《装台》,一幅人间百态的画卷就在面前缓缓展开,卑微如蝼蚁的装台人,滑稽的生活背后,是对生命的向往与对生活的热爱。

装台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莲花不妖 » 电视剧《装台》: 滑稽的众生相背后,象征着生命存在的强烈欲望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