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WP资源
是件美好的事情

《大秦赋》中的赵姬,才是史上最大的恋爱脑

腾讯云限时秒杀活动

01

今天和大家来聊一聊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大秦赋》。

作为小说《大秦帝国》改编的最后一部电视剧作品,《大秦赋》基本上涵盖的是小说第四部、第五部的内容。

主要剧情是秦始皇从幼年期到继任秦国君主,并与父亲庄襄王、母亲赵姬、吕不韦、李斯、蒙恬等人的互动过程中统一六国、建立秦王朝的故事。

距离上一部《大秦帝国》电视剧的开播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大家都对这个高质量系列剧的最新续作充满了期待,但从目前的评价状况来看,观众老爷们似乎并不很买账,豆瓣目前的评分是8.4分,已经降到全系列最低的程度。

这里固然有演员的年龄问题、服化道不够水准问题、台词过于直白问题等等,不过这些问题集合在一起构成一个最要命的问题:缺乏历史厚重感和可信度。

这不是观众苛刻,像别的那些披着历史剧外衣的玛丽苏偶像剧我们根本懒得挑毛病,可《大秦赋》却不同,有前几部的珠玉在前,对它的期望值自然水涨船高。

我对这部剧意见最大的地方是它在对关键人物的塑造上过分偏离历史,尤其是女性角色,比如演员朱珠饰演的赵姬。

就拿最新播出的一集来说吧,邬君梅饰演的华阳夫人准备发动政变,赵姬孤身一人与有野心谋夺王位的公子傒彻夜谈心,居然成功说服对方相信嬴政是嬴秦王室的血脉并令对方放弃了争夺王位的图谋——闹呢?

这简直与吴宇森在《赤壁》中安排小乔深入虎穴劝说曹操还能全身而退完璧归赵一样离谱,戏说不是胡说,改变不能瞎编……

正如曹操是历史上著名好人妻的大色批,赵姬也是历史上少见的为了情夫想要把儿子弄死的“辣妈”,这里的辣不是我们说的火辣,而是心狠手辣,是毒辣。

将赵姬强行洗白成深明大义的母亲,并不能体现对女性的爱护,反倒辜负了这一朵在乱世中绽放盛开的“奇葩”,她的招摇与美丽,痴情与狠毒,是值得后人追忆并唏嘘的。

02

赵姬是秦始皇的生母,史书中对赵姬记载不算太少,但就像飘零在乱世中的无数身不由己的落英一样,赵姬没有姓氏,也没有名字。

赵姬这个称呼,还是明朝小说《东周列国志》给她起的,更接近于一个代号,不是说她姓赵,只是因为她是赵国的女子而已。

不但无姓无名,赵姬也没有家,历史上没有一个确切的记载能证明她究竟来自哪里。

司马迁在《史记》里也是自相矛盾,一会儿说她是吕不韦家养的、地位近似于财物的歌姬,一会儿又说她出身赵国富家之女。

联系到后来她像货物一样在吕不韦和嬴异人身边被送来送去的事实,还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即使她真的出身富家,这时恐怕也早已家道中落,不得不寄居他人檐下,靠出卖色相仰人鼻息。

赵姬是很美的,但美貌对于她这样的女子不是福而是祸,精明的大商人吕不韦将她买下,就像囤积一件未来可能升值的货品一样,想在某一天可以派上用场。

吕不韦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他想做大事,因为在战国那样一个拼爹的贵族社会,商人这个行业整体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处境。

他们一方面拥有可能让诸侯国都要礼让三分的财力和势力,一方面却又难以获得普遍的认同和尊重,老百姓看不起这些浑身铜臭味的逐利之徒,社会地位总也上不去。

吕不韦收了赵姬之后,并没有垂涎于赵姬的美貌不能自拔,而是像个柳下惠,对她敬而远之——小不忍则乱大谋。

像赵姬这样的筹码,只有在关键时刻抛出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很快,这个时机到了。

在邯郸某个酒肆,吕不韦遇到了一个衣着简陋却气度不凡的落魄男子,他一眼就看出此人绝非一般的浮华破落子弟,是个值得结交的对象。

吕不韦对这个人出手阔绰,一掷千金,按照吕不韦的话说,这是个可居的“奇货”,成语“奇货可居”即由此而来。

男子名“异人”,是当前在位的秦国国王之孙,因为不受祖父和父亲待见而被打发到赵国当人质,正当心灰意冷之际,遇到对自己欣赏有加的吕不韦,马上“一见如故”。

攀附上秦异人之后,吕不韦做了两件事:

一件是潜入秦国,拿出自己多年经商所得重贿秦异人父亲的正妻,也就是电视剧中邬君梅饰演的华阳夫人和她的姐姐。

华阳夫人大家可能并不熟悉,但提起她的姑奶奶可谓耳熟能详,就是前几年靠电视剧《芈月传》深入人心的芈月、秦宣太后,华阳夫人是她的侄孙女。

吕不韦对秦国的了解就像《红楼梦》中的冷子兴对荣国府各种事项信手拈来一样,他知道华阳夫人虽然贵为太子妃,却一直心忧自己至今还膝下无子,缺乏继承人,地位总是不能稳固。

吕不韦看穿了华阳夫人的软肋,一番花言巧语之后,让她相信秦异人是一个最适合的继承人。当然华阳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同意把秦异人接回秦国也是看中了他老实巴交,无权无势,完全可以被他操纵。

另外一件是他启动了赵姬这个封存已久的神秘武器。

关于他是如何利用赵姬的,历史上说法很多。

一种说法是他让秦异人“偶遇”赵姬,令秦异人对赵姬一见钟情,然后他大度地成全了他俩,赵姬成为秦国王孙的夫人。

还有一种说法是吕不韦有不可告人的宏图大志,准备借秦异人之手直接让自己的血脉坐上秦国的王座,他亲自让赵姬怀了身孕。

不管是哪种说法,反正最终赵姬都被送给秦异人,而且在10个月后,生下了一个男孩,也就是后来的秦始皇。

结果这边孩子刚生下,天地骤变,赵军在长平被秦国那个杀神白起一夜之间杀掉四十多万,邯郸城家家披麻戴孝,秦军兵临城下,秦异人和吕不韦都跑路了。

赵姬都来不及骂渣男无情无义,只顾带着襁褓中的嬴政在邯郸城里四处躲藏,过着有上顿没下顿、随时可能遭到抓捕和欺侮的日子。

几年后,儿子都到上小学的年龄了,孩子他爹还是杳无音信。

当赵姬都快绝望了的时候,好消息传来了,秦异人改名为子楚,已经荣膺秦国太子,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在赵国的妻儿,派人将这娘俩接了回去。

赵姬在迷迷糊糊之中被迎回秦国,她从底层群众摇身一变成了秦国太子妃,一夜之间实现了阶层大跨越。

几个月后老秦王突然死去,子楚继位,她跟着晋升为王后。

嬴政13岁那年,子楚也得暴病而亡,已经当上丞相的吕不韦和赵姬成为小秦王背后的决策者,也成为这个王国的实际统治者。

真正属于赵姬的权力时代到来了。

03

与吕雉或武则天不同,赵姬爱权,但不爱政治。

她没有什么远大的政治抱负,更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是喜欢把权力当成绣球一样,丢给自己最亲近看得最顺眼的人。

第一个接过权力绣球的,就是吕不韦。

子楚死了,吕不韦就成了赵姬最亲近的人。在赵姬心中,吕不韦始终有一种又像主人又像父亲的威严,她对他总是有说不出的依赖感。

两人从暧昧开始,逐渐发展为半公开的同居。在她的安排下,吕不韦从丞相升级为“相邦”,得到侯爵的封号,还成为当时最富庶的洛阳十万户封地的君主。

除了权势金钱,赵姬还要给吕不韦“名分”,她别出心裁地给吕不韦奉上一个称号,让年幼的嬴政称呼吕不韦为“仲父”,翻译成现代汉语也就是“二叔”的意思。

沉浸在“爱情”当中的赵姬完全没有意识到年事渐长的嬴政对母亲的放纵越来越不满,而吕不韦却非常精明地看透了其中的风险。

为了脱身,吕不韦给赵姬物色了一个新的“成人玩具”,自己的门客嫪毐(音lào aǐ)。

权力的绣球被移交到了新人手上。

有关嫪毐这个人,史书上的记载充满了明显是后世恶意涂抹的油彩和迷雾。综合各种材料,我们只能确认:他是吕不韦的亲信。

嫪毐被吕不韦以“太监”的身份送进宫,史书上说,赵姬对嫪毐的感情是“绝爱之”,她疯狂地爱上了他,甚至胜过了爱异人、爱吕不韦、爱嬴政。

赵姬让这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的地位在短短几年之间像坐火箭一样上升,出入王宫首都通行无阻,家仆上千、财产亿万。

吕不韦原有的待遇被原封不动地照搬到了嫪毐身上。

吕不韦封文信侯,嫪毐就封“长信侯”;吕不韦封地在洛阳十万户,嫪毐的封地就在太原十万户;吕不韦独揽朝政一手遮天,嫪毐就同样手握大权,秦国的大事小情没有他不过问、不掌握的。

与嫪毐受宠相对应的,是赵姬与儿子嬴政的疏远。

为了避开儿子,赵姬借故从咸阳搬走,在与嫪毐同居的三年多时间里,她一连生下了两个儿子,而嬴政对此居然毫不知情。嬴政在一点点长大,他迟早要拿回属于他的权力,但嫪毐已经尝到了权力的滋味,越加贪婪,他早就不把嬴政放在眼中,也不愿意失去已经拥有的一切。

嫪毐想要这天下只能从赵姬入手,日复一日,他在赵姬的耳边吹着“枕头风”,向她大灌除去嬴政、立自己的两个儿子为秦王的迷魂汤。

终于,赵姬被他说动了。她取出自己保管的秦王玉玺和太后印玺交到嫪毐的手里,两人郑重发下海誓山盟:嬴政死,我们的孩子就是新秦王!

作为一个曾经带着儿子颠沛流离的母亲,赵姬的这一步选择实在难以理解,只能说,她的恋爱脑让她利令智昏,宁可舍弃儿子,也要讨情人的欢心。

这场儿戏般的叛乱当然以失败告终,嫪毐完全不具备篡位者的城府和计谋,他就是个绣花枕头的大草包,被赵姬的宠溺惯坏了,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嫪毐背叛了赵姬,在严刑拷打的面前,他一分钟都没有犹豫,便将自己与赵姬的海誓山盟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和盘托出。

二十二岁的嬴政面对着这一切的证据,感到生来从未有过的心酸、屈辱、背叛和狂怒。

嬴政没有杀自己的母亲。他下令将赵姬迁移到荒凉而宽敞的大郑宫,名为静养,实同囚禁。

虽然在学者茅焦的劝谏下,嬴政后来还是将母亲接回了咸阳,但这对陌路母子早已没有任何亲情可言。

赵姬被监禁在幽深寂寥的高级监狱中,外界不断传来消息:

吕不韦死了,是被贬出咸阳后服毒自杀的;

老家赵国也不存在了,儿子亲自来到赵国都城邯郸,用最残忍的方法将昔日欺辱过他们母子的人全家杀光;

六国都不存在了,儿子终于成了全天下唯一的、唯一的王,万人仰望的王。

外面的世界风云变幻,深宫内日夜漫长,“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被卸掉权力的赵姬只是一个普通老迈的妇人,她在孤独寂寞中死去。

04

赵姬的一生,是一个传奇。

她从身世不明的舞女成为第一个统一帝国的皇太后,再从最高的政治平台上被推下尘埃,寂寂死去,起伏跌宕,大起大落。

但这背后,不是个人的奋斗,也不是命运的眷顾,而是人为的操纵。她自始至终都被权力场上的角斗士当作玩物和筹码,男人们利用她来获取自己想要获取的,她只是个棋子,被强行放在历史的棋盘上。

历史上很多有名的女人都难逃这样的设定,貂蝉、西施、王昭君、杨玉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四大美人哪一个不是男人的武器?

她们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她们是礼物,被送来送去,是工具,被利用来利用去。她们之所以出名,无非都是利用她们的男人更有名,顺便可以为某些重大历史事件作见证。

赵姬曾经是一个王国最有权势的人,但她要的却不是这些,她想要被爱,权力填不满她内心的空洞和匮乏。

她靠男人来获得权力,也用权力来收买男人,为了讨情人的欢心,她连儿子都可以牺牲,可谓是史上最大的恋爱脑。

痴情、放纵、荒淫,她之前有多不自由,之后就有多任性,那是她对命运的反抗,但这种反抗也反抗得那样绝望——愚蠢的恋爱脑的背后,是对爱的极度渴望。

她最终成为千古笑柄,不过我们在嘲笑她的同时不应该忘记,她不是天生如此,她是被后天人为塑造而成。

大秦赋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莲花不妖 » 《大秦赋》中的赵姬,才是史上最大的恋爱脑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