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WP资源
是件美好的事情

《流金岁月》:用最温柔的笔触去讨论人性

腾讯云限时秒杀活动

蒋南孙家里破产了,但观众看到的绝不是一出简单的“公主落难记”。

《流金岁月》的背后是《我的前半生》的原班制作团队,再加上陈道明、袁泉、吴越几位经典配角,一瞬间就把观众拉回到了上海那个特定的背景环境中。

蒋南孙和朱锁锁,一个是外表光鲜,但多年承受着重男轻女压迫的富三代;一个是寄人篱下,美貌张扬,但内心极度缺爱的普通女孩。当观众厌倦了很多影视作品中姐妹之间的互撕和狗血戏码之后,电视剧里终于出现了充满温柔和力量的姐妹情了。

《流金岁月》

除两位主角之外,《流金岁月》中也不乏更多熠熠生辉的鲜活女性形象——处处心疼儿子的舅妈,重男轻女的奶奶,事业女强人型的小姨和只会打麻将的妈妈形成了鲜明对比,还有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羞于承认的袁媛,这些丰富的女性形象完全突破了以往电视剧内容中对于女性的符号化表达。

撕掉标签

“蒋南孙家破产”是《流金岁月》第一个关于剧情的高位热搜,在这个热搜背后,观众终于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蒋南孙身上的光芒,在“蒋公主”之外,也有属于她自身的坚韧。

影视剧中的“富N代”人设并不少,道明寺、金燕西、曲筱绡等等,这些角色身上多少都带着一些纨绔的影子,即便是曲筱绡这样在商业上头脑精明的角色,在爱情中也彰显出了些许霸道,但是蒋南孙不一样,她一直在和自己的原生家庭抗争。

与奶奶重男轻女的思想说不,对父亲给安排的相亲说不,她甚至想与自己现在的上流生活割裂——与其相信家庭,她更愿意相信的是自己。

蒋南孙这样的大小姐在普遍认知中,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应该拥有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像顾里、白秀珠这样的角色,她应该住在城堡里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就好像《清平乐》中的徽柔,只需要活成所有人都期待的样子就可以了。

但蒋南孙偏不,她学了建筑专业而不是金融,每天进出工地,跟着工人们一起干活儿,丝毫不见大小姐的娇气,有原则也有脾气,更爱恨分明,她的身上有大小姐生活培养出来的自信但没有那些矫情和娇气。

《流金岁月》

朱锁锁是另一类容易被颜值“盖棺定论”的女生,她的成功和失败,都很容易被笼统地归因于相貌,而往往让人忽略她自身的努力与否。

杨柯刚认识朱锁锁的时候,在车上就和朱锁锁挑明了她未来有可能会遇到的攻击,可是朱锁锁并不在乎,相比于流言蜚语、口碑名声,她更知道自己要完成的目标是什么。

朱锁锁的性格也得益于她的成长环境,舅妈一家的格局陈设就注定了朱锁锁是一个外人。舅舅舅妈的房间和表哥的房间门对门,中间是客厅,而朱锁锁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只是一个阳台,紧挨着厨房,还要再拐弯一点才能看见门。而从客厅到厨房再到朱锁锁的房间,还有一个小小的门槛,这些都侧面说明,朱锁锁在这个家里没有归属感。

《流金岁月》

她的归属感是蒋南孙给的,这也是两个性格迥异、家庭出身完全不同的女孩能成为朋友的原因:锁锁身上有南孙想要的自由,南孙身上有锁锁想要的完整家庭。南孙妈妈的一句“女孩子的手怎么能洗碗”就惹得锁锁泪目,可见她对于家庭关爱的渴望。

蒋南孙和朱锁锁都有自己分别的故事主线,蒋南孙的故事线侧重于家庭和爱情,朱锁锁的故事线则从感情和事业入手,两个角色在自己的故事线中是唯一的主角,用交叉叙述的方式,让对方适时地出现,且交集多停留于帮助和交流,这一点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两个女孩之间友情的珍贵。

《流金岁月》

女性角色拒绝工具人

除两位主角之外,剧中的一众女性角色也都做到了丰满鲜活,拒绝工具人物的出现。

《流金岁月》给了不同类型女性形象一个展示的舞台和讨论的空间,没有去批判或者歌颂某一类女性,而是通过两位女主角的视角,去审视她们身边的人,不否认她们存在的合理性,也不站在道德制高点去点评某一类人,选择了一种舒服的表达。

朱锁锁的舅妈是典型的上海弄堂里的女人,一家之主,老公和孩子都听她的,最宝贝自己的儿子。在马先生身份被拆穿,又回来找朱锁锁时,她拦着儿子,让他以自己的人身安全为重这一点,最能体现她的人物特点,说话总是留有3分余地,多少带着一些阴阳怪气,但本质并不坏。

锁锁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会了察言观色,也学会了如何与此类“精明”的人打交道,使得市井气息浓厚,懂得审时度势,也成为了朱锁锁的特点,甚至在朱锁锁的身上也有一些她舅妈的影子。

奶奶的“拿腔拿调”同样也影响了蒋南孙,喝燕窝能尝得出来是好是坏,盛菜的盘子只能是圆的不能是长的……蒋南孙熟悉这一套“规矩”,在与章安仁见父母和小姨的两顿家宴上,就足见这一切。

蒋南孙的奶奶和妈妈是典型的靠男人型,男人塌了,天就塌了。在破产之后,奶奶对于儿子的过错没说一个字,但对于儿媳妇的饭菜却依旧刻薄,对待蒋父这个不着调的二世祖只有偏袒,而蒋南孙的妈妈则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混日子,维持了表面的和谐。

《流金岁月》,吴彦姝饰演蒋南孙的奶奶

《流金岁月》,吴玉芳饰演蒋南孙的妈妈

小姨则敢爱敢恨,有自己的事业,独自在国外生活,不爱了就选择离婚,实现了经济和精神的自由,是现在大部分女性都会向往的存在。在蒋家败落时,她还能雷厉风行地解决债务问题,这也是蒋南孙最想要成为的样子。

在这样的环境中,蒋南孙身上大小姐的腔调是潜移默化的,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章安仁的前女友袁媛——农村出身,在明知道自己的前男友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投奔,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放下身段,甚至是不择手段。

她想通过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出身和命运,在与南孙和锁锁单独见面的时候,也不否认自己的目的,不同于观众熟悉的所谓绿茶形象,更像是“凤凰男”的性转,但在剧中,她并没有被归类于某一种负面角色。

男性角色并非简单功能化

《流金岁月》在用女性视角去讲故事,不可避免会呈现女性视角中的男性是如何的,但该剧没有因为主视角的选择而忽略男性角色的多面塑造。

举一个例子,《三十而已》中出轨的许幻山和说出“一南一北”旷世名言的梁正贤,都是经典的渣男角色,但也是因为他们的出现而让剧中的女性角色得以成长。然而,《流金岁月》放弃了这样的“成长模式”。

章安仁是蒋南孙的男朋友,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上海郊区买房,在大学留校任教。从他的出身来看,堪称努力典范,所以章安仁出现在蒋南孙身边时,观众第一想到的不是“凤凰男”,而是理解并感慨原生家庭的不同带来的命运的不同。

《流金岁月》,杨玏饰演章安仁

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标签就能概括的角色,虽然爱面子、偶尔耍点小心机,还在蒋南孙家破产的时候选择自保,但这些行为并非常人不可理解,在他的身上能看到的是人性,是出身不同带来的思想差异,所以才能在和蒋南孙的三观碰撞中,让“蒋公主”从被保护的城堡中走出来。

朱锁锁这条故事线上的马先生只出场了3集,但这个角色也同样细节满满,娴熟地开车门、开后备箱,拿出朱锁锁放在车上的口红,调整椅背的角度等等,虽然没有过多篇幅展现,但能让观众从他身上看见打肿脸充胖子的“普通自信”等小细节。

杨柯就是看上了朱锁锁的美貌,因为美貌就是作为销售的利器,这一点无可否认,也不必有所掩饰。范金刚在咖啡厅约见朱锁锁后看了看表说下班,也同样是社畜的日常,并非简单搞笑而已。

谢宏祖和骆佳明都是妈宝男,但二人之间也有不同,骆佳明的妈宝属性在于依赖被保护,他投射在妈妈身上和锁锁身上的感情几乎差异不大,但谢宏祖的妈宝在于被控制,想要挣脱,但时常屈服。

这些丰富的男性角色组成了《流金岁月》这部剧的生活底色,那些由于社会地位、生活环境、原生家庭等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虽然被展示了出来,但该剧却选择了用最温和的方式去相互理解,而不是去激化矛盾。

如果为了追求话题点和戏剧冲突的张力,章安仁这个角色绝对有可以更加极致的余地,但编剧和导演都没有选择这样做,甚至还给了他辩白的空间。

《流金岁月》就是在用这种看似平淡,但却娓娓道来的方式,讲述着属于朱锁锁和蒋南孙们的“流金岁月”,观众也会不知不觉地沉浸其中。

流金岁月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莲花不妖 » 《流金岁月》:用最温柔的笔触去讨论人性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