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WP资源
是件美好的事情

赘婿坠入萧山豪门

腾讯云限时秒杀活动

去年,《隐秘的角落》里张东升火了,那个一心想要带你去爬山的男人;今年,《赘婿》里宁毅火了,一个穿越到古代玩转商界的宠妻狂魔。

两人有个共同点,都是上门女婿。

不过,张东升所在的广东和宁毅所在的江苏,并非“赘婿天堂”,两者之间的杭州萧山才是赘婿们最欢乐的地方。

十多年前,“萧山富家女苦等上门女婿”的消息时常见诸报端;十几年后,“拆迁女苦寻入赘男”流传于萧山各大论坛。从“百强县”到“百强区”,萧山的经济实力始终以“强”视人。

这片不足1500平方千米土地上,有22家A股上市公司。而萧山四大家族中,亦有3家由女婿担任要职。比如万向钱潮副董事长倪频、荣盛石化总经理项炯炯等。

以“萧山入赘”为关键词搜索,赘婿百态跃然于屏。

01

1979年,萧山电影院刚刚建成,“全县农村促富大会”在此地紧锣密鼓地召开。会议放出信号:要广辟门路,放手大作“富”字文章,大干快上,勇立潮头!

春雷一声响,惊醒梦中人。百姓发家致富的欲望被激起,鲁冠球敏锐地嗅到了变革带来的气息。

他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社论《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那年秋天,鲁冠球将农机厂改名萧山万向节厂(万向集团前身),专攻汽车零件万向节,开始自己的造车梦。

由于质量好、价格低,万向很快打响名号。1994年,万向旗下核心企业万向钱潮赴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民营企业。

放手大干的萧山人,不只鲁冠球一个。萧山撤县设市后,更多“鲁冠球”站了出来。

李水荣从木材生意转行纺织业,创办荣盛集团;裘德道买下一家破产的涤纶丝厂,改名道远化纤;陈妙林运用参股、兼并等方式,将阳光休闲山庄、开元城市酒店等纳入麾下……一批萧山人率先富了起来。

与此同时,独门独院的小洋楼拔地而起,老板们的座驾变成了宝马,空调成了工人宿舍的标配,萧山的经济实力也像2020年的白酒股一样飙升,在各大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光环落在鲁冠球们头上,也让他们犯了难。

鲁冠球儿子鲁伟鼎出生的1971年,“控制人口增长”指标首次被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80年代初,“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从口号到落地执行,计划生育成了基本国策。

第一拨享受改革红利的人,也是第一波赶上计划生育的人。这拨人必须未雨绸缪家族企业的继承问题,当然也包括传宗接代、晚年养老。

早年间,《青年时报》曾报道过“萧山成批富家女苦等上门婿”,结果吸引了近300名读者自荐。其中不乏博士、研究生、大学老师等。

家有千金的荣盛集团李水荣,看上了硕士毕业的项炯炯,并早早将其推上接班人的快车道,2017年从董事长助理晋升为公司总经理;陈妙林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大女儿陈俊一家在外单干,小女儿陈佳的丈夫则在开元旅业旗下公司做副总。

鲁冠球虽然育有一子三女,但偌大的家业也不能只靠儿子。

籍贯江西的倪频从浙江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后,曾在万向基层锻炼。鲁冠球有意撮合他与小女儿鲁慰娣。1990年,倪频考上博士研究生,要去美国读书,鲁冠球就安排小女儿一同前往。

在美国,倪频一边读博,一边创办万向美国分公司。倪频做推销员,鲁慰娣当勤杂工,再后来,鲁慰娣成了倪频的太太。

这个女婿没有让老丈人失望。倪频将五星红旗插在了美国土地上。在他的操盘下,万向完成30多个海外并购、参股案例,开创了中国民营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裘德道就奇葩了。据《时代周报》报道,这个第一位购买私人飞机的萧山富豪,一直想要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家业,前后经历了多次婚姻。2007年终于等来了儿子,道远化纤却陷入困境,巨亏20多亿。

对于他们来说,选女婿更像是风险投资。看准了,登顶“萧山首富”指日可待;看不准,被拉去爬山也不是不可能。

02

美国作家乔·史塔威尔在《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一书中,总结了商业大佬的共同特征,其中一条是“喜欢神话自己”。在他看来,真正白手起家的大佬,只占到五分之一。多数大佬要么本来就出身优越,要么是做了优越家庭的女婿。

李嘉诚的原配妻子庄明月,其父庄静庵是香港中南钟表公司创始人。在老丈人的资助下,李嘉诚才得以创办长江塑胶厂;周大福是郑裕彤从岳父周至元手里接过来的;何鸿焱虽出生于豪门望族,但在其13岁时已家道中落,后来翻身同样离不开原配黎婉华家族的帮助……

看着前浪鲤鱼跃龙门,后浪们没有理由不想咸鱼翻身。

只是,豪门深似海,深谙娱乐圈潜规则的明星们尚且吃不消,赘婿们又岂会那么容易做大做强。

以“萧山入赘”为关键词搜索,赘婿百态跃然于屏。“嫁给爱情”的少,更多的是“牺牲爱情”、“尊严扫地”、“后悔终生”的描述……

1999年,金点子婚介所在萧山成立。凭借招赘入赘一条龙服务,金点子婚介所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浙江卫视》、《南方周末》等多家媒体的专访,一时间会员排到了五里开外。

创始人李继延曾在采访时表示,入赘婚姻中女孩儿的意见并不重要,她们大多“隐身”在父母身后,温顺、恋家,习惯接纳。

如果夫妻双方本来“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那自然是生同衾、死同椁。假若没有感情基础的入赘婚姻,现实中则多是经不起时间考验。

2004—2005年,“萧山入赘”遭遇离婚冲击波。萧山瓜沥乡镇法院一年受理了超20起招赘离婚案,这还不包括男女双方将“入赘”事实隐瞒的。

而这些入赘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则是男女双方地位不平等。

“我觉得自己只是生育机器。‘嫁’到她们家以来,我就一直抬不起头来。每次有矛盾,丈人和丈母娘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数落我。”一个入赘女婿向法官倾诉。

早在2011年,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风云榜”中,“女婿接班”就成了当年的亮点。数据显示,460家上市家族企业中,有4%即19家上市家族企业的董事、总经理甚至董事长职位由实控人的女婿担任。

“女婿”这一势力在商界不断壮大。可是,一旦没有感情基础的女婿掌管公司,或在上市公司担任要职,自然就加大了发生悲剧的风险。

2021年开年第一天,香港西贡发生一起自杀案,一名中年男子在特斯拉内烧炭自杀,后抢救无效死亡。男子名叫韩福南,是港龙航空创始人、“毛纺大王”曹光彪的孙女婿。

从妻子曹惠婷的历次采访中看,韩福南在曹氏家族的存在感极低。每每采访,曹惠婷都提到家族,提到子女,唯独没有提到韩福南。

2019年,韩福南名下基金公司因没有准确披露8只港股的须具报权益,遭香港证监会罚款250万元港元。多方怀疑,韩福南是受金钱问题困扰,走上绝路。

韩国三星家族的“女婿”悲剧则更为世人所熟知。

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不顾家人反对与保镖任佑宰结婚。然而,婚后没多久,任佑宰被爆家暴,疑似出轨,离婚官司打了5年,男方分走14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

老丈人们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为了控制不可预知的风险,部分萧山老板选择先将女婿放到朋友的公司工作,察言观行。“好的话,三五年,不好的话,只能我这老头先管着。”对于“还政”的日子,会视女婿的表现而定。

项炯炯在荣盛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已经坐了4年;陈妙林把开元集团副总的位置给了女婿,董事长一职由职业经理人陈灿荣担任。

只是,这些“小技巧”终究难保万全。郭台铭曾经就感叹:“女婿是全世界最难管的动物。对女婿,我只有公事公办,严加看管。”

03

如果说萧山招赘之风是特定时代的“后遗症”,拆迁政策则加强了这一现象。

几年前,拆二代是比官二代、富二代更受关注的群体。萧山入赘最普遍的瓜沥、宁围、闻堰、衙前等地,也是杭州拆迁户数量集中的地方。数据显示,仅2018年征迁数量就达8000户以上。

随着萧山“拆迁女”的增加,金点子婚介所的会员也迅速增长。据李继延介绍,每年都有300多个家庭要招赘婿,光是他办公桌上堆着的女方资料就有厚厚一叠。

想做萧山女婿的就更多了,上海、湖南、湖北、广西、内蒙古……全国各地都有,甚至还有不少歪国瓜仁儿。

相比二十年前,萧山丈母娘的眼光也“毒辣”不少,她们早已瞄准了新中产这块蓝海群体,对入赘女婿有了新标准:知识化、青年化、人才化、平常化。

一个在萧山打工、想要当上门女婿的小伙子背着婚介所偷偷给招赘人家写信,说自己的人品是经得起检验的。结果反招质问:“你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拒绝屌丝,只要新中产”成了招赘广告上最常看到的字眼。而在网易、阿里等互联网大厂工作的年轻人,才是萧山丈母娘眼中的潜力股。

当然,也不是随便往家中塞个女婿就能拿到拆迁补偿。萧山可是一个把“入赘条件”写入拆迁条例的地方。

所谓“入赘条件”,即家中有一个女儿或两个女儿;家中必须没有男孩;两个女儿只能有一个可以入赘,另一个不能入赘……

其实,赘婿也不是萧山独有的现象。广东、江浙沪包邮区等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入赘之风同样强劲。

改革开放后,无数个农村走向城市化,并形成独特的家族经济。赘婿盛行背后,也不过是张扬的利益考量。

和一千多年前如出一辙。

赘婚起源很早,《史记·滑稽列传》就有记载:“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

在男权主导的古代社会,如果一方没有男性继承人,他们选择的办法通常只有两个:过继养子、招赘女婿。

过继多需要本家过继,招上门女婿就简单多了。赘婿没有财产继承权,顶多算个职业经理人,财权多在女方手中。

但即便伴随赘婿的形容词,能说出一万个不好,“找个富婆‘嫁’了”的想法依旧很多。

这不,虎扑上的直男们又喊起了“不想奋斗”的口号。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莲花不妖 » 赘婿坠入萧山豪门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