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WP资源
是件美好的事情

《我的姐姐》说了三段自我救赎失败的故事,你真的看懂了吗

腾讯云限时秒杀活动

由张子枫主演的年度催泪大片《我的姐姐》这几天正在热映中,19岁的张子枫而今一改她邻家女孩的风格接下了这部“成长之作”,成为该片的最大看点之一。

该片讲述了一个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还是抚养弟弟的问题上衍生出的一段亲情故事。影片中的所有情节看似围绕着张子枫饰演的安然一人,但实际上这是牵扯到两代人,三个姐姐自我救赎失败的故事。

安然的姑妈是个苦命的女人,同时在她身上也看到了传统女性的悲哀。

不学无术的儿子和没有稳定职业的女儿,以及卧病在床的丈夫组成了姑妈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这些年仅靠一个简易的小卖部维持基本生活,还要额外支出丈夫的医药费。

姑妈在年轻的时候本有一次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她苦练俄语,背起行囊,刚刚在异国他乡落脚,不料被父母的电话召回:你的弟弟生了个女儿,需要你回来帮忙照顾。

在梦想和“姐姐生来就是要照顾弟弟”的传统观念之间,挣扎过后她选择了向命运低头。不料自己的弟弟会死于一场肇事逃逸,留下了大学毕业没多久的侄女安然,和年仅四岁的安子恒。

遭遇了这么大的变故,姑妈一心考虑的是如果安然一走了之了,年幼的安子恒又该怎么办?一边是弟弟费尽心思才有的二胎,如果安然走了那么他就得被送养,安家会面临长子无后的局面;一边是自己千疮百孔的家庭,实在无力承担抚养安子恒的责任。

权衡之后,姑妈依然决定把压力强加于安然身上。她忽略了安然就像年轻时的自己,一心想要考研成功,然后逃离这个让人窒息的家庭。姑妈这么做无疑是自私的,就像当年她明知安然被自己的儿子当沙包,在洗澡时被自己的丈夫偷看,却选择缄口莫言时那样自私。

安然的妈妈倒不似自己丈夫那样重男轻女,奈何她在要不要再生个男孩的问题上没有太多话语权。在生下安子恒后,她与丈夫全部的精力和心思都放在了儿子身上,疏忽了对女儿的关心和照顾,才导致被寄养在姑妈家的安然酿成悲剧。

但撒手人寰的她是“幸运”的,作为母亲,她不用再对安然感到愧疚和自责;作为姐姐,她也不用再操心自己游手好闲的弟弟。

安然的舅舅算不上是个好人,但也不见得是个完完全全的坏人。他在年少无知时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又未尽到父亲的责任,等他想要弥补迟来的父爱时,女儿早已长大成人,正准备组建自己的家庭。

她觉得女儿并不想在婚礼上见到自己,就用在麻将桌上奋战一夜赢来的钱给女儿包了个红包,让安然代为转交,还拍下了女儿穿婚纱的照片作纪念。在那一刻,舅舅只是一个卑微的父亲,他害怕再次被女儿拒绝,也怕扰了她大喜之日的兴致,只能用最拙劣的方式表达了自己作为父亲的关切。

即使这样,也无法掩盖舅舅嗜赌成性的事实,他为了钱可以付出一切,包括自己仅存的一点良知。面对姐姐留下的一双儿女,舅舅主动提出了要抚养安子恒,交换条件是安然卖了房子的钱得分他一部分。

所以这部影片看似讲述的是安然接纳弟弟安子恒的故事,但其实她不仅仅要接受安子恒的存在,还要与周遭的一切,与这个世界和解。

她原谅了肇事逃逸的司机;原谅了重男轻女的父亲,看着他曾经穿过的皮衣,内心感慨不已,不再是痛恨年幼时父亲的极度偏心,一向冷漠的安然,竟也生出了一丝怜悯之心;她原谅了懦弱又自私的姑妈;她也原谅了没有尽到监护人职责的舅舅,以及对自己来说完全陌生的弟弟。

那么安然会原谅自己吗?

《我的姐姐》作为张子枫独挑大梁的首部电影,拍摄时她才18岁,而安然这个角色设定在24岁,这个年纪面在对人生变故的内心慌张,彷徨,焦灼都被张子枫刻画的入木三分。毫无疑问,说着一口地道四川话的张子枫是这部影片的最大惊喜。

而在影片的最后,安然还是选择了弟弟,放弃了远走他乡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机会,有了姑妈这个前车之鉴,安然知道以后的路会有多么难走吗?她真的具备坦然面对、将用一生来治愈自己童年的能力和勇气吗?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个决定,安然会原谅自己吗?

安然的姑妈在她生命中占据了母亲的角色,舅舅又在她生命中占据了父亲的角色,这种错位的家庭关系会不会在弟弟安子恒身上历史重演?

张子枫的演技或许完美到无懈可击,可她饰演的安然并没有蜕变成一个完美的“姐姐”。开放式的结局成了最大败笔,留下了一堆让人不禁压抑的疑问,又让人不敢细想,每个都成了观众的“致命伤”。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莲花不妖 » 《我的姐姐》说了三段自我救赎失败的故事,你真的看懂了吗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